返回

蚀骨沉沦全文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蚀骨沉沦全文

“嗯,再不下线会挨骂的,我走了我答应了一声后,慢慢摊开手掌我答应了一声后,慢慢摊开手掌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像是被什么肆虐过一般,剩下的除了废墟什么也没有。看着那已只余下半截的屋墙、顺着小屋的墙角垂落下来的房梁、地上四散着的砖瓦、犹如被烈焰焚烧过一般的枯树残骸,被弄得一团乱的田地,以及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,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大叫着跑了出去,“村长!!”这里所有的东西都像是被什么肆虐过一般,剩下的除了废墟什么也没有。看着那已只余下半截的屋墙、顺着小屋的墙角垂落下来的房梁、地上四散着的砖瓦、犹如被烈焰焚烧过一般的枯树残骸,被弄得一团乱的田地,以及地上躺着的几具尸体,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,大叫着跑了出去,“村长!!”此刻就在这个房间的办公桌后面,正坐着一个犹如风烛残年般的老人,他萎靡地低着头,使得额上那一道道深深地皱纹显得额外刺眼。但不知为何,看到他总让我有种不太协调的感觉……此刻就在这个房间的办公桌后面,正坐着一个犹如风烛残年般的老人,他萎靡地低着头,使得额上那一道道深深地皱纹显得额外刺眼。但不知为何,看到他总让我有种不太协调的感觉……听到“债”这个字,我忍不住稍稍犹豫了下,但又迅速坚持主张,“不管,反正它们那么可爱,我才不要卖呢!”放在身上无聊时还可以当弹珠玩,卖了不就太可惜了?

听到“债”这个字,我忍不住稍稍犹豫了下,但又迅速坚持主张,“不管,反正它们那么可爱,我才不要卖呢!”放在身上无聊时还可以当弹珠玩,卖了不就太可惜了?……只是极为莫名的,我竟感觉他非常亲切、熟悉,就好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一般…….……只是极为莫名的,我竟感觉他非常亲切、熟悉,就好像我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一般…….那些守卫以偷窃精灵王公主玉佩之名,二话不说就要对她们实施逮捕。而无论她们据理力争、不屈不挠、顽强抵抗都得不到任何据她说是理性的回应。那些守卫以偷窃精灵王公主玉佩之名,二话不说就要对她们实施逮捕。而无论她们据理力争、不屈不挠、顽强抵抗都得不到任何据她说是理性的回应。“你还有脸说,这两天只要稍稍没盯住你,你就会不知道往哪儿溜去了,要不是一直忙着找你,会到现在连Boss面都没看着吗?”莫逸冷冷地看着他,那眼神似乎能将水结成冰来。可是他却好像丝毫没感受到这种寒意,依旧笑容满面道:“我可没让你们来找我喔,这可怪不了我“你还有脸说,这两天只要稍稍没盯住你,你就会不知道往哪儿溜去了,要不是一直忙着找你,会到现在连Boss面都没看着吗?”莫逸冷冷地看着他,那眼神似乎能将水结成冰来。可是他却好像丝毫没感受到这种寒意,依旧笑容满面道:“我可没让你们来找我喔,这可怪不了我

“喵呜玖炎走上前几步,冲着守卫叫唤着,“喵“喵呜玖炎走上前几步,冲着守卫叫唤着,“喵呜来还有别的兔子啊在是太好了,我还以为这次不得不“偷人”了呢其实我也想过,如果她实在不肯跟我们走,就让缥缈混进来,用她那奇怪的技能先把她变回原形了,再偷的。虽然那想法一瞬即逝,但现在想想,我还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邪恶了呜来还有别的兔子啊在是太好了,我还以为这次不得不“偷人”了呢其实我也想过,如果她实在不肯跟我们走,就让缥缈混进来,用她那奇怪的技能先把她变回原形了,再偷的。虽然那想法一瞬即逝,但现在想想,我还是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邪恶了.

“找珍珠。”我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,本来在就职所还没多大感觉,可是现在来这里一看,要从这么大的地方找一颗小小的,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珍珠,让我不由感觉到“大海捞针”这个成语就是专门为我造的。“找珍珠。”我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,本来在就职所还没多大感觉,可是现在来这里一看,要从这么大的地方找一颗小小的,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珍珠,让我不由感觉到“大海捞针”这个成语就是专门为我造的。唉,寐姐姐的清雅居所。居然被当做利益的争夺之地,只希望他们多多少少安分些,不然的话。以寐地脾气,可能由他们好受的了。唉,寐姐姐的清雅居所。居然被当做利益的争夺之地,只希望他们多多少少安分些,不然的话。以寐地脾气,可能由他们好受的了。“没看到过总该听说过吧…我们要打的是巨型海龟,这家伙……”夜之枫桦仰头看着天空道,“怎么看都应该是鸟兄一族的吧?”“没看到过总该听说过吧…我们要打的是巨型海龟,这家伙……”夜之枫桦仰头看着天空道,“怎么看都应该是鸟兄一族的吧?”看着手中拿着的那一本泛黄的笔记,这是刚刚在搜寻时从村长家的废墟中发现的。其实这样一本脏脏的,毫不起眼的本子一开始已经被我忽略了,可是不知为何,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一般,让我拾起了它。看着手中拿着的那一本泛黄的笔记,这是刚刚在搜寻时从村长家的废墟中发现的。其实这样一本脏脏的,毫不起眼的本子一开始已经被我忽略了,可是不知为何,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一般,让我拾起了它。“不知道啊。”“不知道啊。”“焰儿,乖乖啦,我以后再也不把你关进去了,好不好?快松口啦焰儿最乖了低声下气地求着它,可它还是不理,不仅不理,而且还闹得更厉害,只见它边咬着边咬还边用力甩着头或索性直接往外拖。“坏焰儿,你再咬,我就把你关起来,再也不让你出来了!!”即然软得不行,那就来硬的,虽然我实在狠不下心对它凶。可事实证明,有时宠物还是得稍稍管管地,不然一不小心就会让它爬到你头上去。“焰儿,乖乖啦,我以后再也不把你关进去了,好不好?快松口啦焰儿最乖了低声下气地求着它,可它还是不理,不仅不理,而且还闹得更厉害,只见它边咬着边咬还边用力甩着头或索性直接往外拖。“坏焰儿,你再咬,我就把你关起来,再也不让你出来了!!”即然软得不行,那就来硬的,虽然我实在狠不下心对它凶。可事实证明,有时宠物还是得稍稍管管地,不然一不小心就会让它爬到你头上去。“狐狸,让你等我们的。你给我死到哪儿去了?!黑街绝杀”“狐狸,让你等我们的。你给我死到哪儿去了?!黑街绝杀”

...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回首页 下一页 存书签